赤脚走木炭、漫步玻璃碴……奇葩团建有啥用?

0
0

赤脚走木炭、漫步玻璃碴……奇葩团建有啥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商纣王曾发明“炮烙之刑”, 《史记·殷本纪》记载:“炊炭其下,使罪人步其上”。 “炮烙之刑”被视为终极酷刑之一,也成为商纣王理应被推翻的一项重要理由。它的残酷性在于用炭火加热铜柱,让人在铜柱上行走。

如今一些公司却把制造类似痛苦的极端方式,作为一种团建手段引入公司。它似乎与那种“刀枪不入”的口号和“诉苦大会”有某些心理上的相似,也能对组织团结产生积极影响。

-----------

达拉斯商人查尔斯·霍顿(Charles Horton)花了好几年才鼓起勇气在炎热的煤炭上行走(Firewalking)。作为一个长期热衷于团队建设的人,他知道团队建设应该多么有力量,但他仍是胆怯。当他终于做到在炭火上行走后,他哭了。

“这对我来说太激动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它当作一件大事”,他说:“现在我相信自己的头脑比我想象得更强大了。”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的企业家,他已经成为一名认证教练,并经营着一家公司,为那些想要进行团队建设锻炼的人提供“赤脚走火炭”的挑战,这十分与众不同。

赤脚走木炭、漫步玻璃碴……奇葩团建有啥用?

一点点痛苦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受励志大师托利·伯肯的启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很多公司就开始利用具有挑战性的活动“释放”员工的潜能。自那时起,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极端团队建设活动,不仅“赤脚走火炭”,包括“漫步玻璃碴”“徒手破木板”也纷纷加入其中,以及最近流行的在“乐高积木”上光脚走路。

但是,直到最近,科学家们才开始研究这些“锻炼”的作用机制,探索共同经历中的不利或痛苦是如何快速地将一群人,甚至是陌生人联系在一起的。

如此看来,在促进所谓的亲社会性、促进社会信任、包容和良好感情的行为方面,一点点痛苦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所有这些都能使工作场所运转。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甚至可能使团队更加合作和富有创造性。

它们只是看起来让人很痛苦

在我们弄清楚原因之前,让我们先弄清楚一点,这些运动通常并不使人痛苦,它们只是看起来让人很痛苦(除了光脚在乐高上走路,真的很痛)。

这很重要。

以光脚走火炭为例,斯科特·贝尔,既是这项运动的两届世界纪录保持者,也是英国UK Firewalk公司的部分所有者。这是一家总部设在曼彻斯特的公司,它组织并领导“光脚走火炭”活动。斯科特·贝尔解释说,硬木被烧成煤,尽管煤非常热,有500摄氏度,但它们也是非常慢的热传导体。人被烧伤的情况确实会发生,但是人在热煤上成功行走与移动的速度有关,即不要停下来自焚。

在场边的人能够感觉到从煤堆里嗤嗤冒出来的热量,这种等待和预期的感受可能很可怕,就像霍顿那样。

这感觉像是一个挑战——正是这种恐惧和放松的精妙结合使这项活动起效。在个人层面上,正如霍顿所发现的,克服困难获胜感受是一种心理变革;在群体层面上,如贝尔说,胜利感则与通过团队支持来克服挑战相关。

分享痛苦经历可以巩固社会纽带

研究表明,这些运动带来的疼痛和挑战是促进结合的重要部分。2014年,以布鲁克·巴斯蒂安为首的澳大利亚心理学家们发现,分享痛苦的经历可以巩固社会纽带,甚至可以在不认识彼此的人之间建立信任。

一个实验要求一组陌生人把手伸进冰水中、反复蹲腿,吃辣椒;与没有这么做的对照组相比,那些分享痛苦挑战的组在与团体支付个体报酬相关的博弈游戏中,表现出了更强的合作意愿。

2018年11月,巴斯蒂安和同事们发表了第二项研究结果,他们研究了这种现象在团队环境中如何影响创造力。

在再次使用辣椒和腿部下蹲的实验中,他们证明了“分享对自己不利的经历会导致团队成员之间更多的支持性互动,这反过来又增强了新团队的创造力。”

他们认为,团队建设练习常常鼓励分享积极经验,这些方法显然有好处,“但我们的工作表明,自己厌恶的经历可能也是达到类似目的的重要但经常被忽视的途径。”

其他研究也表明,不幸经历如何能够强调参与其中的个体的意义。2013年,英国沃里克大学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当人们认为自己必须忍受痛苦时,就会向慈善机构捐赠更多,比如跑上五英里后。这导致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挑战使人们认为随后的行为更有意义。还记得“冰桶挑战”吗?参与者们在网络上发布自己被冰水浇遍全身的视频内容,鼓励更多的人了解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病并为此捐款。

在这些活动中发生的部分事情当然是身体上的。当我们处于压力、恐惧、期望和焦虑的“高唤醒状态”时,我们的身体充满了神经递质和激素,包括多巴胺、催产素和血管加压素。

这些与信任你周围的人的感觉、减少恐惧和增加同理心有关,并且似乎可以得出结论,利用这些反应极端的团队建设练习,可以促进极端的群体联系。

当群体感到受到威胁时,他们内部的社会联系就会加强

在另一个层面上这些练习也有效,因为当群体感到受到威胁时,他们内部的社会联系就会加强。在巴斯蒂安2018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提出“分享经验可以促进对群体内的专注,并促进选择性的社会融合和支持”。用正确的方法加以利用,这可能是积极的。

在工作环境中,强迫员工反复下蹲或吃辣椒通常是不被赞成的,这就是为什么像赤脚走火炭或走玻璃渣这样的运动可以代替实际的疼痛;它们可以触发亲社会效应,而不会造成伤害。

正如东英吉利大学的组织行为学教授凯文·丹尼尔斯所解释的那样,当人们对自己的工作更满意、在工作中更开心时,他们有可能表现得更好,而那些更有可能投资于促进福利的政策和实践的组织往往表现得更好,也包括他们的股价。他补充说,具有强大身份,或者说内部一致的公司往往更有韧性。

丹尼尔2017年的研究显示,当团队建设的“极端”训练对“船上”的每个人都奏效时,团结和韧性就会产生。丹尼尔斯说:“你要做的是创造一种身份或纽带,而这种纽带是你几天划独木舟所无法得到的。”但是你可以试着从下午的一场火炭漫步开始。

(本文编译自Would You Walk  through Fire for Your Company。)

赤脚走木炭、漫步玻璃碴……奇葩团建有啥用?

来源:中欧商业评论

原标题:“赤脚走木炭”“漫步玻璃碴”……这些奇葩团建究竟有啥用?

【版权提示】首席执行官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bd@yiceo.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感谢您的配合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