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一提再提 日本如何愉快“买买买”?

0
7

  “你交8%的税还是10%的税?”这是消费税上调消息传出后,日本民众眼中新的贫富差距。一推再推的消费税上涨终于落定,日本政府又想出一些缓兵之计。上周末,路透社援引三位知情人士称,日本政府考虑推出10万亿日元的刺激方案,以抵消消费税上调的影响。在居高不下的公共债务与“冷冻”消费的增税之间,安倍政府的后续刺激或许是两难下的折中妙计。

  缓兵之计

  “加税是政府的使命,为的是经济复苏和财政健全化,所以加税不能避免。”上月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临时内阁会议上提出,按照计划,2019年10月将消费税税率由当前的8%提高至10%,这也是日本自1989年4月消费税法开始实施以来,第三次上调消费税。

  考虑到消费税上涨对日本个人消费的“冷冻”影响,很快,大规模的资金刺激政策紧随其后。按照路透社的消息,10万亿日元的刺激方案已经在筹备中,比上一轮增税后的5万亿日元多出一倍。消息人士称,这次部分资金将用于之前宣布的措施,如下调汽车购置税、为低收入家庭提供购物补贴等。

  前车之鉴不能忘记。根据日本媒体报道,仅有37%的民意赞成在现有基础上再度调高消费税。10月15日,日经指数下跌了1.87%。民众的抵触心理,源于上一次上调消费税的阴影。2014年,消费税从5%增加至8%后,民众消费支出明显减少,在2014年二三季度接连出现萎缩。

  “这次上调2%的消费税,希望借鉴之前上调3%时的经验。要动员所有政策,来应对加税对经济带来的影响。”早在10月15日的发言中,安倍晋三就如此表示。为了降低民众的恐慌,日本政府还表示,为减轻冲击,此次上调税率将不包括食品和一些日用品。

  此外,从汽车到零售再到住房,10万亿日元的刺激需要面面俱到。日本政府考虑下调购买汽车时的各种税赋,并进一步扩充面向低燃耗车辆的“环保车减税”措施。同时,考虑引进“非现金支付积分返还”制度,即非现金支付方式结算可以获得所购金额2%的积分,积分可在后续购物时使用,商家返还积分的费用由政府补贴。

  债务高企

  高税收与高消费从来都是二选一的两难命题。在今年4月出台的日本2018财年预算案中,一般账户预算支出将总计达97.7万亿日元
,是历来最高的支出规模,而且略高于本财年97.5万亿日元的最初计划支出规模,这已是连续六年创纪录高位。

  日本老年人活得时间越长,国家的社保压力就越大。这句话出自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长寿已经成为日本政府不太甜蜜的负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将退休年龄定在60-65岁,因为彼时日本人的平均寿命为75岁,按照养老金体系,每个老人平均有10-15年的养老金,社保体系比较稳定。但随着医疗健康的进步,如今日本老年人的平均寿命已逼近90岁。

  连续六年创纪录的政府预算支出,包括经济刺激政策以及巨额的社保费支出,导致了滚雪球一样的公共债务,连年攀升。数据显示,包括短期借款和地方政府部分在内,日本2017年的政府债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逾2.5倍,在发达国家中处于最差水平。

  税收成为了日本政府的法宝。在开征消费税的第一年,即1989年,消费税收入即达到3.3万亿日元,占当年日本中央财政收入的6.2%;1997年,消费税税率增加至5%,消费税收入达到9.3万亿日元,占比为17.8%;到2012年,消费税收入为10.3万亿日元,占比高达24.8%,成为日本第二大税种。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张季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消费税的目的是为了增加财政税收,现在日本政府资不抵债,财政欠账比较多。解决办法有两个,一个是开源,刺激经济增长,另一个就是节流,增加税收。”

  双面焦虑

  对于民众来说,日本政府的增税可能比“双11”的购物津贴还要复杂。除了资金刺激,日本政府还有一个新招数“轻减税率”,即2019年10月以后,在店内饮食需要交税10%,但若是点外卖或外带,只需按照现行的8%税率来付,不过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在便利店买了饭直接吃,税要怎么算?

  当然这不是日本政府的焦虑。箭已经在弦上,安倍政府不会错过这个上调消费税的好时机。新一任的首相任期刚开始,日本经济目前也处于较理想的恢复期,GDP连续多个季度保持扩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又将带来新一轮刺激效应。

  “增税能维持社保,消除对未来的不安可使消费活化,”这是日本政府看到的优势。但也有意见指出,此举将冲击经济并危及财政,计划中的增税可能会损害本已脆弱的日本私人消费,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的建筑热潮也可能会逐渐消退。数据显示,1995年,日本奢侈品消费占全球奢侈品市场份额为68%,到2000年,该规模降低至不足30%,2015年该比例仅为约10%。

  汽车业也发出了预警。预计明年10月实施的消费税上调或造成国内新车年销量减少30万辆左右,并致9万人失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初曾警告,日本面临的风险平衡已经偏向下档。

  但在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看来,预计明年的消费税上调不大可能对日本经济造成重大损害,因为在这个阶段,明年的加税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将远小于2014年。

  张季风也表示,因为有前车之鉴,这次增税的幅度比上次要低,这一次仅有25%,而上次则达到60%;与此同时,上次补充了5万亿日元,这次的补充多了一倍,达到10万亿日元。两相对比,预期的消极影响可能会比上次要小。

【版权提示】首席执行官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bd@yiceo.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感谢您的配合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