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家银行年报披露延期 有两家去年的“成绩单”还“遥遥无

0
4

17家银行年报披露延期 有两家去年的“成绩单”还“遥遥无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中国货币网披露的信息发现,今年上半年共有18家商业银行发布了年报延期披露公告,其中,除浙江江山农村商业银行在发布延期披露公告后,最终在4月30日前“提前”披露之外,其余17家均延期披露。而截至目前,包商银行仍然“迟到”,还以“拟引进战略投资者,主要股东股权可能发生变动”为由暂不披露年报;而恒丰银行则在延期披露2018年二季度信息的公告中称,“2017年年报仍在审计中”,其余15家均已完成披露。

上述15家已完成披露的银行中,仅有山东寿光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寿光农商行”)的审计机构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对其出具了保留意见,认为其未足额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其余14家披露的年报均为无保留意见。

关于前述17家延期披露的原因,其中6家银行将其归咎于或“审计工作尚未完成”或“审计工作进度缓慢”或“审计工作有所延迟”。其余银行大部分则直言因为“仍在编制”、“内部审批未完成”等内部因素。

多位审计专家对记者表示,审计本身不可以成为银行“甩锅”的理由。而对于包商银行以“拟引进战略投资者,主要股东股权可能发生变动”为由而暂不披露年报的情况,甚至有专家指出,这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年报披露不及时比披露错误更可怕”

根据相关规定,金融债券存续期内,所有发行人、担保机构在每年4月30日前披露上一年度财务报告。

然而,总有一些发行人不能按照4月30日前的规定披露年报。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中国货币网披露的信息统计,截至4月30日,有以下18家商业银行发布了年报延期披露公告:江苏泰兴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泰兴农商行”)、福建海峡银行(以下称“海峡银行”)、亳州药都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药都农商行”)、南昌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南昌农商行”)、吉林银行、邯郸银行、浙江江山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江山农商行”)、浙江南浔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南浔农商行”)、攀枝花市商业银行、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武汉农商行”)、浙江衢州柯城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柯城农商行”)、寿光农商行、上饶银行、包商银行、九江银行、山东青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称“青州农商行”)、恒丰银行、青海西宁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西宁农商行”)。

其中,江山农商行于4月27日发布公告称“报告尚有部分工作未完成”,将披露时间推迟至6月30日前。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延期公告”发布两天后的4月29日,江山农商行及时发布了年报信息。这也是前述18家银行中唯一一家抢在规定日期前完成年报发布的银行。

在其余17家银行中,药都农商行和恒丰银行两家未在公告中表明推迟日期;九江银行推迟至5月下旬,海峡银行和南昌农商行推迟至5月31日前,西宁农商行推迟至7月底,其余11家银行均推迟至6月30日前。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江山农商行,在其余表明推迟日期的15家银行中,截至目前只有包商银行仍未披露年报,其余14家已经全部在推迟日期前完成年报披露。而未表明推迟日期的药都农商行也在5月8日首次披露年报,并于5月10日进行更正;恒丰银行则与包商银行一样,仍未披露2017年年报。

“只要银行非常重视信息披露这个事项,这项工作其实并不困难,难就难在怕披露的数据不准确,怕影响其他数据的勾稽关系,怕内部管理与内部控制滞后和薄弱。”北京中会仁会计师事务所主任丁会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年报披露不及时比披露错误更可怕。前者是一种故意行为,后者可以改正错误。这也可能是银行没有足够重视,领导怕暴露问题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丁会仁还表示,中国货币网上披露的财报属于行业报表,关注的人相对较少,行业内部也可能没有足够重视,银行随便找个理由就应付过去了,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延期原因五花八门 部分理由真实性存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有4家银行的年报“卡”在编制工作上。其中,南昌农商行表示“年报编制工作进度慢于预期”,柯城农商行表示“编制尚有部分工作未完成”,寿光农商行表示“相关内容尚需完善”,上饶银行则表示“仍在编制中”。

有6家银行将原因指向审计工作。其中,泰兴农商行称“审计工作有所延迟,年度报告审批程序尚未完成”,药都农商行和恒丰银行均表示“审计工作尚未结束”,南浔农商行表示“审计工作进度较为缓慢,审计报告编制时间延长”,而青州农商行表示“审计工作尚未完成”,西宁农商行表示“审计工作仍在进行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7月27日,恒丰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因2017年度审计工作尚未结束,经本公司研究,决定将本公司2018年第二季度信息延期披露。”这也意味着,其2017年年报仍在审计中。

丁会仁表示,审计不可以成为银行“甩锅”的理由。

“一般情况下,即便4月30日前当真是由于会计师事务所人力安排,时间紧张导致了年报延期,但集中披露过后就是淡季,事务所在人力上也会充裕一些。实际上,影响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进度的因素很多,不仅包括人力安排因素,还包括其他问题,比如与被审单位的沟通等。”北京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目前仍未公布年报,那么会计师事务所人力安排因素基本可以排除,可能是其他因素所致。

此外,有5家银行因“内部审批”未完成而延期。其中,海峡银行称“审议流程未能按进度完成”,吉林银行表示“尚未履行完毕内部审批程序”,邯郸银行也表示“尚未完成内部审批程序”,武汉农商行称“内部审批程序尚未完成”,包商银行也表示“预计4月30日前不能完成年度报告的审批程序”。

而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则将年报延期的原因指向“董事会延期召开”。江山农商行仅表示“尚有部分工作未完成”,而九江银行则仅称“暂未定稿”。

值得注意的是,包商银行6月28日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引进战略投资者,主要股东股权可能发生变动,故暂不披露2017年度报告”。对此,前述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股东变动与管理层经营是两个层面的事情。“也就是说,股东变动前后,公司在管理上应该是无缝衔接的,不可能因为股东变动而停止经营吧。如果因为股东变动,连公告都不用发了,那么这种变动是否已经足以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转了?”

丁会仁则直言,包商银行暂不披露年报的理由显然无法服众,拿“引入战略投资者”说事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为公平起见,及时披露年报不仅体现了企业的责任,也是对现有股东的交待和潜在股东的吸引。

寿光农商行被出具保留意见账面赚钱实亏6.87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寿光农商行是已延期后已披露年报的银行中唯一一家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的银行。

在寿光农商行2017年年报中,作为审计机构的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永拓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寿光农商行未足额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

审计机构认为,寿光农商行若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17年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净值将因贷款损失准备而减少近4.33亿元、抵债资产因抵债资产减值准备而减少近3.21亿元,2017年度的净利润将减少超过7.53亿元。

而年报显示,寿光农商行2017年营业收入为10.54亿元,净利润为6569.98万元。如果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寿光农商行将大幅亏损6.87亿元。

事实上,寿光农商行业绩恶化发生在2015年。资料显示,2014~2016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3.85亿元、11.93亿元、10.06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5.03亿元、-1.83亿元、0.33亿元。对此,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在2018年7月31日出具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分析其盈利能力称,寿光农商行的营业收入以息差收入为主,资金业务带来的投资收益对其盈利形成重要补充。受利率市场化及生息资产结构向资金业务转化影响,该行净息差呈下降趋势。此外,2015年以来,该行资产质量急速下行,大额核销和拨备计提压力对该行利润形成侵蚀。

而资产质量方面,2014~2016年,寿光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9%、5.55%和3.62%。2017年寿光农商行贷款总额为197.35亿元,其中不良贷款为8.3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4.22%,较2016年上升0.6个百分点。

其次,2017年寿光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为100.84%。而2014~2016年,寿光农商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01.08%、128.02%和158.23%。2017年大幅降低至100.84%。

今年2月份,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银监发[2018]7号),其中,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 ~150%。

由此可见,即使是按照下调之后的监管要求,寿光农商行2017年末拨备覆盖率指标距离最低监管要求也还有较大差距,贷款减值准备计提明显不足。

此外,寿光农商行的关注类贷款比例极高。高比例的关注类贷款让该行的资产质量依然不容乐观。2017年末,寿光农商行关注类贷款为52.36亿元,占总贷款比例为26.53%。

【版权提示】首席执行官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bd@yiceo.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感谢您的配合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