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0
16

继P2P行业频频暴雷后,私募行业似乎也开始逐出兑付危机。除了近日私募“中精国投”所有产品兑付出现逾期外,早在此之前,钜派投资对外销售的一款名为钜增宝璀璨稳盈1号”的私募投资基金,出现了逾期未兑付本金的情况。

这已经不是钜派投资第一次代销产品出现兑付危机——钜派另外两只影视类基金也均出现兑付延期的问题:“中恒合A的演唱会基金”和“麒麟影视基金”。

而麒麟影视基金更是涉嫌“自产自销”,基金投顾为钜派关联方。此外钜派投资更是踩雷假央企,踩雷“乐视”,这家美股上市三方财富公司究竟还要踩多少雷?

被“举报”的各类股权投资

钜派投资集团成立于2010年3月,并于成立后开始进入财富管理行业。钜派的业务线一直分为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两大板块。其中,钜派财富负责其财富管理板块,易居资本、钜洲资产和钜澎资产则负责资产管理板块。

2016年6月,钜派投资旗下的钜洲资产,对外销售了一款名为“钜增宝璀璨稳盈1号”的私募投资基金,用于投资比亚迪(002594)、和邦生物(603077)、际华集团(601718)三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股份。

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但是当投资期限过了之后,投资者不仅没有收到“协商承诺”的“保本收益”,更是久久见不到投资本金到账,而这三家公司的如今股价更是大幅跌破定增价。在承诺无法兑现后,钜派方面拒绝和投资者沟通,有投资者认为钜派投资的行为涉嫌欺诈,愤而向监管部门举报。

据知情人士介绍,钜派投资销售人员于2016年4月开始推介钜增宝1号。根据提供的内部资料显示,钜增宝1号为契约型(半封闭式)私募投资基金,期限22个月(5个月投资期+12个月锁定期+5个月退出期),属于单一基金(非母子,非分级)。分配方式是即退即分。

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而据知情人士透,钜增宝1号共有投资者159人,募资2.322亿。募集到的2.332元基金,实际上是用于认购浙大九智(杭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国金稳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共同作为GP发起的杭州国京汇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国京汇略”)的有限合伙份额,而国金汇略主要投向了三家上市公司——比亚迪、和邦生物、际华集团。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7月,国京汇略通过“建信基金-农业银行-华鑫信托-华鑫信托·华融金融小镇-九智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国寿安保基金-渤海银行-华鑫信托-华鑫信托·华融金融小镇-九智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间接投资比亚迪(002594)定增,认购价格57.4元/股(除权除息后对应认购价为56.855元/股),共计投资7161.7043万元,占基金实缴规模的30.82%。

2016年10月,国京汇略通过“建信基金-兴业银行-华鑫信托-华鑫信托·慧智投资75号集合信托计划”、“北信瑞丰基金-宁波银行-华鑫信托-华鑫信托·慧智投资76号集合信托计划”、“西部利得基金-兴业银行-华鑫信托-华鑫信托·慧智投资77号集合信托计划”间接投资和邦生物(603077)定增,认购价5.6元/股(2017年7月5日每10股送12股派0.1元后对应认购价2.54元/股),共计投资13685.8772万元,占基金实缴规模的58.89%。

2017年4月,国京汇略通过“北信瑞丰-招商银行-华鑫国际信托-华鑫信托·慧智投资91号集合信托计划”间接投资际华集团定增,认购价8.19元/股(2017年7月19日每10股派0.48元,扣除分红后对应认购成本价8.142元/股),共计投资1568.2694万元,占基金实缴规模的6.75%。

而截至7月9日收盘,比亚迪的收盘价仅为46.52元/股;和邦生物的收盘价为1.71元/股;际华集团的收盘价为4元/股。与当初的定增价相比,股价已大幅下滑。

投资者更是透露道,基金存续期间,他收到过一次关于钜增宝1号投资运营情况的2017年四季度报告。当时显示比亚迪是浮盈14.42%,和邦生物是浮亏21.26%,际华集团浮亏17.34%。

而在今年2月28日,钜洲资产更是出具了钜增宝一号的第一次清算公告,称因受证监会2017年5月26日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中关于股票减持新规的影响,国京汇略投资标的股票在原存续期内无法全部抛售变现,决定退出期限延长1年,延长期不收管理费。

投资者对此气愤地认为“比亚迪和和邦生物的股票都于2017年解禁流通,就算有证监会的政策约束,但到期解禁仍有一半股份可以在市场出售转让并分配给我们。”

而在解禁之后,比亚迪曾有两次股价突破70元,但管理人竟然以还没有到目标价、浮亏等待更好时机等种种理由不进行减持。

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而截至目前,投资者只收到了22个月合同期内自己100万投资款的唯一一笔收益:4588.74元。

屡屡踩雷影视股权投资

钜派投资除了私募基金投资暴雷,其投资的影视项目更是爆雷不断。“中恒合A的演唱会基金”和“麒麟影视基金”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兑付延期问题。

据了解,中恒合A的演唱会基金成立于2016年6月17日,基金规模为1.5亿,原定于一年内结束,外加半年延长期,而至今已运行两年,却还要延期半年,只收回约一半的本金。这只演唱会基金的成立方为深圳中恒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项目方是中恒合的母公司深圳容德,钜派投资集团负责募集资金。

早就有投资者提出质疑,基金管理人中恒合和项目方深圳容德,是子公司和母公司的关系,子公司对母公司进行监督,如何做到公平公正?

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而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基金招募说明书显示:全流程管控保证资金流向安全,向项目公司委派财务与项目经理实时跟进;出款控制,针对单个演唱会项目,合作方讲演出合同提供给管理人审核无误后方可划款;设立共管账户,保证资金流向的安全。

而管理人中恒合公开的投资报告却显示:基金成立后,完成一次性出资到项目方深圳容德。也就是说,这两家公司的说法截然不同。在这个项目中,众多投资人怀疑钜派投资作为第三方,未尽到监督基金管理人履约情况的义务。

钜派投资的另一只“麒麟影视基金”更是被投资者质疑涉嫌自融自销。

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根据公开信息,钜洲麒麟影视基金是由钜派集团旗下的钜洲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筹建,钜派投资负责代销的一款基金。起初基金投资团队决定将资金投入麒麟影业,但是麒麟影业随后出现危机,该基金便投到一家名为华海光影的影视公司,而这家华海光影的法人为钟烨。

百度钜派吧里的投资者曾质疑,钟烨被任华海光影公司的董事,而钟烨也是“钜洲麒麟影视基金”投资策划团队的一个核心人物。换句话说,“钜派投资受害者”怀疑华海光影和基金管理公司系关联公司,钜洲资产涉嫌自产自销。

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而截至目前,唯一一部华海光影参与发行的影片是2016年9月上映的《一条叫王子的狗》,票房惨淡,仅为71万人民币。

除此以外,2018年6月,钜派投资更是踩雷中科际控股,并与中科际控股对簿公堂。

实无央企“庇护”的钜派投资,正在连环爆雷!

投资者称,其从钜派投资处认购的中科际控股(中科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项目为固定收益类,年化收益率9%,原定2018年初到期,项目现在处在延期状态。钜派投资方面对其表示,今年6月会给个说法。

一位投资者称“当时宣传的是央企,我哪里知道央企也违约啊”。

资料显示,中科际控股为纯国资背景,是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核集团)的全资链属企业,100%持股人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中国华宇),亦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直接控股的国有独资企业。

然而,中核集团在今年2月表示,“华宇公司不是我公司出资设立的公司或企业。华宇公司设立的各种冠以中核字号和号称中核下属公司的企业或机构,均未经过我公司批准”。

作为第三方龙头之一,钜派投资的风控却是问题颇多。

【版权提示】首席执行官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bd@yiceo.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感谢您的配合与支持。